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单动 >

武动乾坤之绫清竹被林动上是哪一章

归档日期:11-05       文本归类:单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然而,就在林动想尽着办法抵抗着体内那熊熊燃烧的邪火时,一条如莲藕般的纤细玉臂,却是突然挽住了他的脖子,一道仿佛柔若无骨的娇躯,也是如同水蛇般粘在了林动怀中,一股幽香之味,涌进林动鼻间。

  一偻幽香,怀中的柔软,就犹如那点燃引线的炸药一般,让得林动双眼瞬间通红了起来,苦苦坚持的理智,也是愈发薄弱。

  美人无力的躺在林动怀中,原丰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此刻却是媚眼如丝,化为了那勾魂夺魄的妖娆魔女,她娇喘的靠在林动怀中,但那薄纱下,却依然是有一道低不可闻的声音传出。

  见到连这个时候这女人都是还敢放狠话,林动先是一怔,旋即便是怒了起来,再一想起先前这女人竟然不顾他的死活,想要强夺他的阳气,更是怒不可赦。

  怒火大炽,林动双眼赤红,理智直接是被绫清竹那一句话尽数摧毁,他怒喝一声,直接是抛去了心中的种种忌惮,伸出手掌,一把便是将绫清竹脸颊上的薄纱给撕了去。

  即便是早便知道那薄纱下的容颜必然极美,但在这一霎,林动依然走出现了瞬间的窒息,甚至于连那已被掩盖的理智,都是被这种旷世容颜惊得略作瞬息恢复。

  甚至于就连儒雅男子,也是在此刻轻赞了一声,旋即微微一笑,手掌轻抬,道道光束掠出,最后化为一个浓郁的光团,直接是将林动与那绫清竹给包裹而进。

  “小家伙,你能得到天鳞古戟,也算是你我缘分,看在那一拜之上,再送你一礼。”光团凝聚,儒雅男子再度一笑,一道光束自其指尖掠出,然后传进光团,射入了林动脑海之中。

  做完这些,那儒雅男子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仰天一声大笑,而其身体,也是缓缓的崩裂而开,化为众多光点,飘散而去。

  随着儒雅男子消失而去,这片石殿之中,也是变得彻底的寂静下来,唯有着那一个硕大的光团,悬浮在半空,隐约间,有着令人忤然心动的春意自中悄然弥漫。

  然而听着他的话,绫清竹却是微微摇头,然后她突然伸出玉手在那犹如羊脂玉般的小手中,有着一枚暗红色的丹丸。

  “疗伤的?”林动一愣,倒是不疑有他,直接将那丹丸给吞进体内,不过紧接着他便是感觉到不对,丹丸入体,一股奇怪的火热猛的涌了出来,而且,在那种火热涌来时,他脑海中的眩晕陡然翻涌起来,那种眩晕,令得他眼皮都是缓缓的垂下。

  “没什么,等你睡醒,一切都好了。”绫清竹纤细玉手轻轻的抚着林动的脸庞,她轻咬着红唇,轻声道。

  林动心中隐约的察觉到一些不对,但此时他本就重伤在身,那种虚弱感疯狂的涌来,最终却是令得他无法清醒过来,眼皮一搭,视线便是尽数的黑暗。

  绫清竹望着昏睡过去的林动,张完美无瑕的脸颊上,火红一片,她轻咬着银牙,声音犹如蚊蝇的喃喃自语:“太上感应诀是我们九天太清宫不传之秘,而且也根本传不了旁人,因为准确说来,这太上感应诀根本就没有修炼之法,那只是一种玄奥的感应,而那种奇特而强大的力量,便是来自那感应之地。”

  “而…而想要让你也感应到那种奇特存在,除了在出生的那一霎传承之外,就唯有…唯有以双修之法,共同感应。”

  若是此时林动还苏醒着的话,必然会因为此话目瞪口呆下来,他从未想到,这“太上感应诀”竟然是需要这般方式,难怪今日当他在竹林与绫清竹说起那句话时,后者会突然间发怒了原来…

  绫清竹轻轻撑起身子,而后看了林动一眼,轻咬红唇,道:“躲在他体内的那个人,你也出来。

  林动身体表面光芒顿时闪烁起来,而后岩飘荡而出,他看着脸颊滚烫的绫清竹,忍不住的干笑一声,只是那眼神略微的有些古怪。

  “他要学“太上感应诀”,便只有这一个法子。”绫清竹眸子微垂,脸颊如血,道。

  此时岩也是有些失语,他终是明白过来,或许从林动想要学“太上感应诀”的那时起,绫清竹便是想到了这一幕,所以她才会提出让林动以后别不要再问她有关“太上感应诀”的事,显然当时的她也是略微的有些挣扎。

  虽然她性子素来清淡,看上去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但对于这种事情显然也没办法以平常心而待,特别是在这个对象是林动的时候,她这一路来,只是安静的跟着他的身旁,显然是要借着这种法子来抵消掉心中的某些挣扎以及下定某些决心。

  只不过事到临头时,她依旧还是少了一些勇气,方才用出这种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方式,说到底,不管再清傲的女子,在这种事面前,终归还是一个会胆怯会羞涩的普通女子。

  岩叹了一声,能够让得眼前这清冷而内心高傲聪慧的女子,用出这般近乎掩耳盗铃的笨办法,林动这家伙,也还真是有“本事”了。

  “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他。”绫清竹玉手小心翼翼的将林动嘴角的血迹搽去,轻声道。

  “为什么?”岩一愣,显然是有些不明白她的想法,类似绫清竹这般女子,显然是对于这种事情极端看重的,平日里更是薄纱遮面,寻常男子想看她真容都是极难,她身子清清白白,这辈子就只是被林动误打误撞的沾染过,眼下这般付出,可并不容易。

  岩苦笑着点点头,看来绫清竹果然很明白林动为什么要学“太上感应诀”,若是后者知道他这个要求对于绫清竹而言需要付出多大的话,以他的性子,怕还真是会感觉亏欠她很多,而这一点,则是高傲的绫清竹不想看见的。

  “谢谢了。”绫清竹嫣然一笑,那霎那间绽放出来的风情,让得岩这般状态都是怔了怔,旋即暗叹着飘然远去。男女之间这东西,果然够让人头疼的。

  见到岩远去,绫清竹这才用冰凉的玉手贴着自己脸颊,旋即她望着林动,玉手一挥,一道光芒自其袖中掠出,接着竟是化为一间闪烁着光芒的竹屋,这东西显然是一件灵宝,只不过除了遮风避雨之外,却是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她坐在床缘边,美眸怔怔的望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许多年前,当这张脸庞还有些稚气的时候,她便是遇见了他。

  或许那时候的她也根本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对他作出这些事情来,若是早知道的话,恐怕在那山峰上,她就直接干脆先一剑把这家伙杀了,那就什么烦恼事都没了。

  她看着林动,好半晌后,那张绝美的容颜也是有着点点异样的火红涌起来,最后她轻咬着银牙,缓缓的站起身子,玉手带着一些颤抖的将那束腰,轻轻拉开。

  雪白的衣裙滑落而下,一具完美得没有丝毫瑕疵的肉体便是这般的暴露在了竹屋之内,她微微的颤抖着,看上去,有着一种惊人动魄的美感。

  她看着床榻上那昏迷过去,但浑身却是散发着滚烫温度的男子,想起那过往的种种以及之前他护着自己时所看见的那张满脸鲜血看上去略显狼狈的脸庞,她忍不住的轻轻一笑,只是那眸子中却是有着水花凝聚着,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最后她玉手一挥,竹屋之内,尽数的黑暗下来,但那黑暗之中,却是有着一番春光,绽放而开,

本文链接:http://judopoints.com/dandong/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