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弹道学 >

陈庚跟彭德怀要的弹道学专家是谁

归档日期:11-05       文本归类:弹道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陈庚要的弹道学专家是沈毅,但沈毅不是陈赓从彭德怀手里要的人,而是从董必武手里争取来的。沈毅原籍江苏宜兴,出身于地主家庭,早年留学法国,学习兵工专业的弹道学,抗战时回国,曾当过第三战区的少将专员,在重庆时认识了周恩来。他不满的政治腐败,却十分敬佩,经周恩来介绍,沈毅后来投奔延安,成为陕甘宁边区为数不多的留过洋的专家人物。

  建国以后,沈毅受到党的重用,以副军级的高干身份出任国家民航局副局长兼财务处长。然而,大权在握的他飘飘然起来,思想开始堕落了。沈毅掌控着国家用于新中国民航建设事业的宝贵资金,竟挪用巨额公款,购买进口手表等奢侈品送人或自己挥霍,同时又擅自购买大量先进的法国照相器材和外文书籍,说是要建立一个什么研究所。“三反”运动一来,沈毅难逃法网,实属杀无赦的大罪犯,经过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被判处死刑。

  后来陈赓给时任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董必武打了电话,说明事情原委。董必武是个严格的人,但他也被陈赓虔诚的办学精神所感动,董必武在与其他同志通气之后,同意了陈赓的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最后改判沈毅死缓,交给哈军工监管。这样,陈赓又为哈军工争得了一个人才。

  1952年上半年,声势浩大的“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席卷全国,当时,有经济问题的人被称为“老虎”,各个单位都有抓“虎”的指标,不断捕获大大小小的“老虎”。此时,国家民航局逮出一头“大老虎”,此人名叫沈毅。

  沈毅原籍江苏宜兴,出身于地主家庭,早年留学法国,学习兵工专业的弹道学,抗战时回国,曾当过第三战区的少将专员,在重庆时认识了周恩来。他不满的政治腐败,却十分敬佩,经周恩来介绍,沈毅后来投奔延安,成为陕甘宁边区为数不多的留过洋的专家人物。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沈毅的表现不错,他以自己的学识,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大生产运动中作出过贡献。比如,他用废弃的炸药制作高档染料,使八路军的军服厂解决了染布的难题,他指导战士实现酱油和食用醋的工业化生产,在边区颇受好评。

  建国以后,沈毅受到党的重用,以副军级的高干身份出任国家民航局副局长兼财务处长。然而,大权在握的他飘飘然起来,在大宴小酌和满耳颂歌中忘乎所以,他的思想开始堕落了。

  沈毅掌控着国家用于新中国民航建设事业的宝贵资金,可他吃了豹子胆,竟敢挪用高达几个亿人民币(旧币,一亿相当后来新币的一万元)的巨 额公款,购买进口手表等奢侈品送人或自己挥霍,同时又擅自购买大量先进的法国照相器材和外文书籍,说是要建立一个什么研究所。“三反”运动一来,沈毅难逃法网,实属杀无赦的大罪犯,经过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被判处死刑,在监牢里等待上路。一个对革命做过贡献的技术专家竟沦为死囚,这在当时是个震动中央各大机关的特殊案件。

  1952年9月,陈赓从国家民航局调来一批参加过“两航起义”的航空技术专家,为首的是留学美国的董绍庸教授。有一天晚上,他请董绍庸一行专家吃了顿便饭。作陪的有筹委会的两位副主任,一位是原志愿军三兵团副参谋长李懋之;另一位是原华东军区司令部军事科学研究室副主任、著名弹道学家、早年留学德国的博士张述祖教授。“在聘请专家的工作上,我们现在是初战告捷啊!”陈赓眉飞色舞地说。“黄景文在南方请到十多位教授、副教授,周祖同到武汉请到周鸣溪和孙本旺两位大教授,这几天还要去长沙的湖南大学请人,李宓和杨仲枢两位教授已经定下来了。懋之,你说从清华找到两位教授,叫什么来?”李懋之说:“一位叫高步昆,留美博士、土木工程和桥梁专家;一位叫殷之书,水利工程专家。”

  董绍庸一边吃饭,一边听陈赓说话,陈赓寻觅人才、求贤若渴的赤诚心情深深感动了他。他在想,民航局里还有没有可以抽调到军学院的专家呢?他突然想起了沈毅,如果他来军工倒是有了用武之地……不过,他注定是来不了啦,他已经栽倒在金钱这堆粪土上了。

  第二天,董绍庸终于忍不住,他去找张述祖教授,想听听这位兵工界老前辈的意见。

  张述祖听到沈毅在法国留过学,学习过兵工专业的弹道学,十分感兴趣,要把他调过来,可知道他已判了死罪后,愣了半晌,喟然长叹道:“唉,白去了一趟法国,此公何以如此自毁人生……”

  张述祖在下午的小组会上惋惜地提及沈毅其人,引起陈赓的注意,陈赓把张述祖、李懋之和董绍庸找到自己的办公室,又详细问了问情况,他一边摸着下巴的胡茬子一边缓缓地说:“毕竟是个留过洋的专家啊,不一定杀头,可以让他戴罪立功嘛!”陈赓又低头沉思片刻,突然对大家说:“这个人我想要下来,你们认为如何?”

  “留他一条命,我们利用他的才学嘛,让他为教学服务嘛!”看到大家仍这么严肃地沉默着,陈赓乐了,他理解,要来一个罪犯,而且是个死囚犯,到高度机密的军工学院工作,将会给学院领导带来多么大的政治压力呀。

  他站起来,踱了几圈,然后转过身,毫不犹豫地吩咐李懋之说:“你现在就给挂个电话,他是全国‘三反’运动的总指挥,我先得跟他商量一下。”

  陈赓在电话里说:“我的薄政委呀,求您一件事哩,民航局有个留法的专家,挪用公款当了‘大老虎’,要枪毙呢。我们办军工需要这个人,怎么样,能不能刀下留人呀?”电话那头的思忖了一会儿,回答道:“老陈呀,你真是爱惜人哦,这个判了死刑的‘大老虎’你也敢要?那好吧,你敢要,我就敢给。不过,你要保证把他改造好哦。”

本文链接:http://judopoints.com/dandaoxue/818.html